新闻中心

About GANGT

洗澡去(河边故事之九二)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文章

洗澡去(河边故事之九二)

    小时候伙伴们约着“洗澡去”,实际说的就是去游泳、去水里玩儿。

老家济宁那里管游泳叫“凫水”。

  老家就在运河岸边,村子和运河紧挨着,中间隔着一片农田和一方水塘。

因为运河的缘故,村子内外水塘密布、沟渠纵横,就是村子里面,大大小小的水塘也有十几处。

但我们喜欢去的还是村外的运河、水塘和排灌站的蓄水池,那里水面更广更远、水更深更清。   运河很宽,两岸是泥滩,缓缓探进水面,河水由浅入深,渐次淹没脚面、小腿、脖子,会凫水的可以继续向前,或者纵身一跃,在河水中肆意游弋,从最初四肢紧张划动的狗刨、撅屁股式的半潜半游,到后来的随心所欲,或潜或游,或仰或俯,或左侧或右卧;不会凫水的,就在水浅处,趴在那里,让浪花推着上下游荡,双脚扑腾着。 我和小伙伴们就是在这种无数次的扑腾和跳跃中学会了凫水,学会了踩水和潜水,学会了飘在水面上短暂休憩,只到可以横渡运河甚至游几个来回。   小时候河水之清至今无法想象,也难以忘却。 那时候河水丰盈,缓流淙淙,激流浩荡,滋养着各种水草和鱼,透出绿莹莹的清亮。

盛夏季节,水面被太阳晒得温乎乎的,深处却是凉丝丝、清爽爽的,泡在水中,瞬间就有一种味驱散溽暑炎热的轻松和惬意。 不光是小孩子们,那时很多大人在田里忙活了一天,衣服上满是斑斑点点的泥土和汗碱,来到河边,放下铁锨和锄头,不用脱衣服就一个猛子扎进河水,游上几圈,泡个透彻,一身湿漉漉的轻松,走上岸来,走回家去。   村外的水塘像一只只明亮的眼睛,点缀在一片片稻田里。 水塘大小不一,或长或圆,但水塘四周无一不是水草丰茂,密密匝匝地簇拥在水塘周围,像画家浓墨重彩的涂抹。 水塘一般较深,水面上、草丛中游荡或栖息潜伏着水蛇、水蛭、青蛙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水虫,但那片比河水还要澄澈和清冽的水域,时常散发出难以抵制和拒绝的吸引和诱惑,于是常在某个盛夏的午后,约上三五伙伴跳进那汪碧水之中,现在想来真有种奋不顾身的劲头儿。 更小的时候也在村里的水塘凫水,或者蹲在水中,趴在浅水里,但那里也是鸭子、猪们的天堂,又是沤苘泡麻的地方,大人嫌不干净,总是急火火地赶到水塘边把正在扑腾的我们薅出水面。

  在运河和水塘中学会了凫水,在排灌站的蓄水池里,我们学会的则是跳水。   排灌站就在村子东北角的河堤外侧,三四间红砖青瓦的泵房,连接着上下两个蓄水池,下面的池子通过一条幽深的大干沟穿过河堤和运河直接相连,四四方方,五六米深,是农家孩子戏水消暑的理想胜地。

上面的蓄水池要浅得多,排灌站水泵启动后,把河水从下面的蓄水池抽到上面的池子里,三个一搂多粗的水管同时喷涌,三股激流汇集,湍急旋转,飞沫乱溅。 这个时候跳进池子里随着快速旋转的水流优游搏击,飞花贱玉中练就了一身的胆量和功夫。

  夏热难耐,虽然大人去地里上工前反复叮咛不准去运河不许去排灌站,有时还在我们后背手够不着的地方涂上两道锅灰,但我们甘愿冒着回来被检查出的危险,还是不约而同地来到河边,汇集在排灌站,尤其是从村子里听到泵房里传来机器转动的熟悉声音时,就像是听到了河水的亲切召唤。 大多的时候还是在下面的蓄水池里嬉戏,池子里常积满了水,既深又凉,清可见底,两三米深处紧贴着侧修了一方平台,全是石头铺成,把池子分成上下两层,水多时淹没平台,水浅时则露出石头,戏水累了可在平台小憩,坐在台上,脚伸在水中,看同伴们在池中泛起一朵朵水花。

水池的一角有台阶由上伸到池底,即使不会游泳的也可站在台阶上,掬一捧水浇在身上,全身瞬间清凉,不由一个冷战。   泵房正好探在水池正上方,房顶距离水面四五米的样子,是个天然的跳水台。

伙伴们顺着水管和墙角攀到房顶,红瓦被太阳暴晒,像个烧红的铁鏊子,脚尖颠着走到房顶前沿临水处,或头朝下斜着俯冲,或捏着鼻子双腿蜷曲蹲着跳下。 整个夏天的排灌站,每一天从早饭后到夜幕里,一个个赤条条的身影从高高的房顶以各种花样姿势投入蓄水池,一个接着一个,或者同时几个人一起跳下,水池中掀起一朵朵饱满的水花,露出一个个调皮的脑袋。

  时过境迁,村子里里外外的水塘早就被平整成宅基地和大田地,运河也被疏浚修整并已通航,岸边的码头和来往的运煤船搅乱了运河的清静。

排灌站不知什么时候废弃不用了,泵房和蓄水池有些地方坍塌了,被成堆的建筑垃圾掩埋着。 村里的孩子们夏日里窝在家里,早就已经听不到“洗澡去”的呼唤和邀集,再也看不到三五成群呼朋引伴地穿过田间地头走向河边和排灌站的矫健身影……。

友情链接: